?
                                            資訊

                                            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交卷:溫和競價,洗牌加速

                                            發布時間:2022-04-25 16:31:11  閱讀量:2032

                                            作者:盧阿峰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中成藥產品理念的更新迭代,赤裸裸地展現在了集采話語權上,老套路已經失靈,相關企業若不早做打算,恐怕會“大意失荊州”,畢竟今年中成藥集采必將持續上演。

                                            歷時半年多的醞釀,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近日終于花開結果,非獨家品種的刀刀見骨與獨家品種的自矜微降,形成了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強烈對比。更深層次的邏輯是中成藥產品理念的更新迭代,赤裸裸地展現在了集采話語權上,老套路已經失靈,相關企業若不早做打算,恐怕會“大意失荊州”,畢竟今年中成藥集采必將持續上演。

                                            微信截圖_20220425163051.png

                                            特邀嘉賓

                                            河南動銷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 鄭佩

                                            本報特約觀察家、醫藥企業管理顧問 楊濤

                                            本報特約觀察家、安徽醫藥行業協會副秘書長 谷先鋒

                                            摸著石頭過河

                                            廣東聯盟接力探路

                                            醫藥觀察家:從本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的過程來看,從2021年9月發布征求意見稿,到2021年12月24日發布正式稿,再到今年4月8日完成結果正式公布,可謂是“好事多磨”。聯系近期中成藥可暫不實行DRG付費等諸多利好中醫藥的大政方針層出不窮,您怎么評價此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

                                            楊濤:中成藥與化學藥、生物藥相比有很大的特殊性,比如化學藥和生物藥標準性強,中成藥個性化強?;瘜W藥原材料標準化,適應癥精準化。中成藥原材料中藥材屬于農產品,有道地藥材與非道地藥材、上等藥材與統貨藥材的區別,不同產地藥材的品質不同,另外中成藥的適應癥又很廣泛,比如活血化瘀、清熱解毒、除濕散結等,這些都給招標集采的規則制定帶來困難。

                                            適應癥的廣泛,循證研究的不完善也就導致了中成藥暫不執行DRG付費,對中成藥來說也是因禍得福。本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是在湖北聯盟中成藥集采之后,不屬于“吃螃蟹”和模式創新,只是一個早期跟進者,要輕松得多,無論是政治正確還是操作方法都有前面的經驗可以借鑒。

                                            谷先鋒:自國家醫保局成立以來,一直把提高醫?;鸬氖褂眯首鳛橐豁椫饕墓ぷ髂繕?,而帶量采購,以量換價,或以集采的方式,以規模市場換價,是達到“提高基金使用效率”的有效手段。中成藥作為醫?;鹗褂玫闹匾奉?,集采勢在必行。但是中成藥有自身的一些特點,不僅是因為其屬于中國的國粹,需要扶持;更主要的是按西醫的DRG付費標準,不容易對疾病或病種進行分類,所以暫不實行DRG付費是能理解的。但是既然中成藥使用了一定數量的醫?;?,如何使這部分醫?;鹛岣呤褂眯?,集采無疑是一種有效手段。如果首先用全國統一的政策對中成藥集采,產生的任何一個政策漏洞,都是全國性的,影響面很大,故先在部分省份或省際聯盟,對部分中成藥品種開展集采,積累經驗,就成為一種科學的選擇。

                                            鄭佩:集采品種擴容,醫保局開會一直強調“應采盡采”,中成藥集采由湖北和廣東以省級聯盟形式開展是國家集采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集采對中成藥來說并不是利空,從集采層面體現了國家對中成藥臨床推廣工作的重視。從本次集采降幅來看,獨家品種的平均降幅為21.8%,獨家品種在院內仍有較大的推廣操作空間,而且供應廠家更加集中,這有利于廠家把更多的力量用在中成藥研發上。所以說中成藥集采也是對中醫藥發展起到促進作用。

                                            醫藥觀察家:4月7日,國家醫保局召開首次全國醫藥集采機構工作會,研究部署集采平臺建設工作,國家醫保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陳金甫表示,要重點抓好提升網采率和集采率、規范掛網規則、推廣線上結算、強化監測監管、參與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完善信息系統和創建示范平臺等工作。據您觀察,就目前國內開展的廣東聯盟和湖北聯盟中成藥集采的規則和結果來看,哪個平臺更適合當這個“示范平臺”?

                                            鄭佩:國家醫保局早在對地方醫保局2022年聯盟集采分工要求中就明確表示湖北省牽頭的中成藥聯盟采購是重點推進的工作安排。下一步湖北的平臺更適合當“示范平臺”,主要理由在于湖北提出的中成藥集采方案解決了中成藥帶量采購的分類難題,明確了中成藥的遴選標準,比如湖北首創的中成藥同方異名歸為一類,分為A/B兩個采購單位,約定采購分配量等,解決了中成藥集采的難點問題。并且湖北聯盟參與省份比較多,有19個省份參與。

                                            楊濤:湖北聯盟是國家直接指導的聯盟,而且從聯盟省份數量也比廣東聯盟省份多,價格降幅更大,更有代表性。

                                            谷先鋒:目前的兩個聯盟中成藥集采的規則和結果各有特色,雙方在分組、報價、中選、分量共四個維度的規則中,都有很大的差別。我認為這也是國家醫保局希望看到的,這樣就有更多的集采經驗可以借鑒。

                                            具體來說,可以拿幾點比較以下:1、基礎報價,是以最小包裝單位報價還是以日服用金額報價,我是傾向于后者的,因為這樣對資金支付方更直觀;2、獨家品種是區分還是不區分,是有爭議的。中藥的獨家品種如果是劑型獨家,除了極少部分真正由于劑型改變了吸收效率,提高了療效外,大部分僅僅是一個概念,其實組方都是一致的,如果工藝沒有大的改變,成本相差不會很多,故此項需區分對待;3、相對來說,廣東聯盟集采的價量策略中“每降價1%獲得5%預采購量”的方案更值得借鑒。

                                            激戰心腦血管領域

                                            預防價格倒掛

                                            醫藥觀察家:從總體上看,與最高有效申報價相比,廣東聯盟集采獨家品種擬中標降幅較小,平均在20%左右,非獨家擬中標產品的平均降幅為67.8%。而此前湖北牽頭的19省中成藥集采共157家企業的182個產品參與報價,中選價格平均降幅42.27%,最大降幅82.63%。您怎么看待這一現象?為什么會出現這一差異?

                                            鄭佩:湖北聯盟雖然發布沒有廣東聯盟早,但是出細則和開標時間比廣東聯盟早,并且采用的是線下報價,又合并了很多廠家,特別是獨家品種按照同方異名進行分組,給所謂的獨家品種也造成了內卷競爭。而湖北聯盟是企業第一次參加中成藥聯盟集采,報價沒有經驗可循,規律可掌握,所以價格降幅比較大。廣東聯盟集采在品種和分區上和湖北聯盟都有重復,規則上也大差不差,所以有了湖北聯盟的經驗,獨家的廠家降幅不大。但是非獨家的充分競爭的品種降幅較大,很多普藥廠家參與,所以內卷比較嚴重。

                                            谷先鋒:這種差異主要還是分組規則不同和競價規則不同產生的。首先是分組規則不同。廣東版是以醫保目錄劑型合并分組的,而湖北版是以處方為分組標準。分組標準不同,同組的競爭對手就不同,產生的降幅就會有差異;其次是競價規則的不同。廣東版把獨家品種和非獨家品種分別制訂競價政策,并對獨家品種有首年預采量70%的基本保障,所以廣東版的獨家品種降價相對溫和。而非獨家品種的競爭就激烈得多,一方面這類市場的培育非某一企業所為,故無成本分攤,所以大家拼的是生產管理和成本控制,另一方面是這些非獨家品種的市場非常大,是否中標對企業影響巨大,故為了中標,在可承受范圍內的最大限度降價是很多企業的選擇。故廣東版的非獨家品種平均降幅要大于湖北版的整體產品的降幅,這一結果就容易理解了。

                                            醫藥觀察家:此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中,中成藥市場最大的治療類別心腦血管領域競爭尤為激烈:銀杏葉類品規接近100個,A組有13家企業;B組的競爭企業數更多,有38家藥企參與競爭。最終只有14個廠家擬中選;復方丹參片所有規格的中選價更是1角錢都不到,還有兩家擬備選企業,價格最高也僅為0.1539元。為什么在心腦血管領域,戰況如此激烈?

                                            楊濤:中成藥在心腦血管領域競爭激烈是必然的,原因有以下幾點:其一,中醫最常說的就是活血化瘀,這個活血化瘀對應的主要是心腦血管領域;其二,在心血管領域中慢病多,如高血壓、高血脂、冠狀動脈供血不足等都需要長期服藥和生活調理,這又正好適合中醫藥理論。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最著名的四大中成藥家族都是在心腦血管領域深耕,如成都地奧集團的地奧心血康、步長集團的步長腦心通、以嶺藥業的通心絡、天士力集團的復方丹參滴丸等心腦血管產品在公司的銷售占比與地位高,市場需求又大,沒有哪個企業愿意拱手相讓、退出市場,所以競爭就變得異常激烈了。

                                            谷先鋒:中醫藥在一些慢性病領域,有著自己獨特的治療優勢,其中在心腦血管領域,表現尤為突出。隨著我國老齡化進程的加速,對于心腦血管藥品的需求量也會大幅上升。處于自己的優勢領域,有著如此大的市場份額,并且預期的份額還不斷擴大,這樣的市場環境,產生激烈的市場競爭,也就很容易理解了。在心腦血管的中成藥領域,主要有丹參類、三七類(包括三七總皂苷制劑)和銀杏類制劑,市場需求量很大,且由于生產廠家很多,所以競爭也慘烈。

                                            鄭佩:廣東中成藥聯盟采從規則上說,每個廠家都有資格參與,這就造成很多以普藥銷售模式為主的廠家也能參與進來,競爭就比較激烈。同時,每個廠家的中成藥生產工藝、規模等決定了產品的成本,所以有些成本控制比較好的廠家參與到集采中來,就會造成中標價格偏低的局面。從疾病領域來說,心腦血管領域是中成藥銷售第一大領域,醫院市場容量比較大,報量比較多,所以競爭比較激烈。

                                            醫藥觀察家:對此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的比擬中選結果與其發布的集采合格申報產品信息表,有近百個符合申報要求的品種最終沒選擇報價,企業和產品參與報價的比例為87.86%和86.88%,參與率低于化藥。而自2018年以來,化藥已經開展六批帶量采購,價格平均降幅達53%,遠高于廣東和湖北聯盟中成藥集采的降價幅度。這說明了什么?

                                            鄭佩:化藥在公立醫院用藥比例達到80%以上,是公立醫院主要的用藥構成,所以化藥集采參與廠家比較多。而很多中成藥在醫院用量比較小,廠家從全渠道市場銷售角度的考慮,可能會放棄院內市場,從而放棄集采。從降幅來講,化藥生產工藝,原料價格高度透明,每個企業都差不多,企業參加國采拼的是研發能力,所以競爭比較殘酷。中成藥生產工藝不透明,原料波動比較大,所以每個企業在報價的時候會考慮到這些因素,防止報價太低引起價格倒掛,斷供更是得不償失。

                                            谷先鋒:這是化藥和中成藥的不同特點和參選規則決定的。首先,化藥的集采是有資格限制的,那就是需要過一致性評價,而中成藥不需要?;藬蛋偃f甚至超過一千萬過了一致性評價,難得拿到了參與帶量采購的資格,當然會積極參與。而中成藥,尤其是普藥,生產廠家很多,有的甚至處于停產狀態,所以參與度會受影響;其次是中成藥的生產特點決定的。中成藥的原料是中藥材,其價格受到很多因素影響。一旦報了接近成本的最低價,所需藥材市場的風吹草動都會對企業的經營產生影響。而化藥的原料價格相對穩定,故成本相對固定一點。

                                            楊濤:中成藥的原材料是中藥材,屬于農產品,無論是野生還是種植,都有一定的看天吃飯情況,收成大小年的不穩定性導致供應價格的波動巨大。不像化學原料藥是工廠合成出來的,原料藥的原料絕大部分都是大化工產品,只會隨原油價格有一定的波動,但是這個波動傳遞到后面制劑階段影響就不大了。

                                            國家新藥品管理法出臺后,對中成藥企業采用的中藥材質量及投料與產出等多緯度、多層次監管就進一步提高了中成藥的成本。再者由于以前的中成藥監管較松,一些企業的產品偷工減料,市場上低價競爭,低價招標,所以這次中成藥企業在報價時趨于更加保守。

                                            獨家品種更吃香

                                            “老套路”已經失靈

                                            醫藥觀察家:從此次廣東聯盟中成藥集采的擬中選名單中可以看到,復方丹參滴丸、喜炎平注射液、小兒豉翹清熱顆粒、艾迪注射液、大活絡丸等臨床獨家品規46個合格申報產品悉數登場,無一例外納入擬中選清單。而且從總體上看,與最高有效申報價相比,獨家品種擬中標降幅較小,平均在20%左右;非獨家擬中標產品的平均降幅為67.8%。這對于廣大中成藥生產企業而言有什么啟示?

                                            谷先鋒:中成藥企業擁有獨家產品,是企業發展的基本條件。這次廣東聯盟集采的結果,獨家品種降幅較小,平均20%,遠低于非獨家的67.8%,就說明此道理。在中成藥銷售的榜單上,前50位主要還是以獨家產品為主。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因素:第一,中成藥生產的特殊性。其原料是中藥材,除了是否道地之外,還有很多劃分標準,這就造成了同樣的中成藥生產,其成本會有很大的差別。獨家品種的生產企業,為了自己的品牌影響力,在選材上要求會更高一些;其次,市場推廣方面,只有獨家產品才有動力做患者教育,學術研究,產品推廣;第三,縱觀近年來對中醫藥深度研究并取得重大成果的項目,基本上都是獨家產品項目,需要說明的是,這些研究都需要投入巨大的資金,這些可以從歷年來中藥的國家和省級科技進步獎獲獎名單分析得知。所以說,此次對中成藥獨家品種采取單獨的競價政策,反映出社會的進步,也反映出政策制定者屬于真正懂行的行業專家。

                                            鄭佩:獨家品種的競爭比較小,廣東聯盟沒有像湖北聯盟那樣獨家也分組競爭,同時有了湖北價格的參考,各個廠家基本上在報價層面形成默契。非獨家則根據規則要淘汰一部分廠家,所以會形成價格內卷。中成藥在醫療機構的推廣本身就沒有化藥順利,沒有價格空間更是寸步難行,降價后的中成藥在醫療機構用量會急劇減少。對廠家而言有幾點啟示,1、加強研發,多搞獨家;2、放棄院內,拓展院外;3、繞開集采,品種替代。

                                            楊濤:足見創新的重要性。按照現在的集采規則,獨家產品以與自己比價為主,自然降幅就小。

                                            醫藥觀察家:2月11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明確指出,今年將在去年部分省份已經組織中成藥聯盟采購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范圍,實現化藥、生物藥、中成藥三大領域全覆蓋。截止目前,廣東6省中成藥采購聯盟和湖北19省中成藥采購聯盟累計涉及21個省,還未完全覆蓋全國。那么幾乎可以篤定,省際聯盟或國家級中成藥集采在今年必定還會出現,相關企業應該做好哪些準備?

                                            鄭佩:國家已經明確湖北聯盟作為中成藥省集采聯盟重點推進,所以各個廠家要做到以下幾點:一是把湖北聯盟集采規則吃透,深刻理解規則才能從容對付,少犯錯誤;二是加大研發力度,對于臨床用量大的中成藥,按組方多出新品,或者購買小廠家的批文,積極參與集采競爭;三是練好內功,提高生產工藝,降低生產成本,以便于在競爭比較激烈的非獨家品種集采中勝出;四是找好主打產品的替代產品,比如配方顆粒,飲片等,捍衛自己的院內市場份額。

                                            楊濤:中成藥企業加速洗牌是必然,省際聯盟集采是一個推進器,根據湖北聯盟和廣東聯盟的實踐經驗,可以預知后面的聯盟將會更加嚴謹與苛刻,盡管這次廣東聯盟降幅較小,后面的聯盟將會總結經驗與教訓。而且對中成藥監管的進一步收緊,偷工減料的越來越難,風險也會越來越大,中成藥成本必將進一步加大。

                                            作為中成藥企業來講,創新依然是永恒的主題,無論是做處方藥還是OTC??梢钥吹?,廣東聯盟獨家產品的降幅很小,即使是湖北聯盟,獨家產品的降幅也相對較低,有的降幅只有百分之幾。通過創新獲得獨家產品,或者減少每日服用量降低每日費用,縮短療程的服用時間,都將有助于企業在集采中獲利。另外,對于中成藥處方藥而言,三個研究必須做(循證研究、安全性研究、藥物經濟學研究),進入DRG、專家共識與用藥指南才是永遠的正道,畢竟一旦DRG付費模式全國普及,市場運作模式將會大變。

                                            如果是主攻OTC或大健康保健品,那么依然是產品為王,需要產品創新,同時還要有渠道創新和推廣創新。

                                            今非昔比,2022年已經是元宇宙元年了,不能再用幾十年前的“老套路”來玩中成藥了。

                                            谷先鋒:自從國家醫保局成立后,包括中成藥在內的所有藥品進入集采,已是大勢所趨。大多數企業都是有著心理準備的,如何做好應對,是所有中成藥企業需深度思考的。建議大家至少要把好“三關”:首先是把好成本關。特別是對于非獨家中成藥生產企業而言,產品的成本是獲取市場份額的關鍵因素。如何合理地降本增效,是對企業家管理水平的考驗;其次是把好質量關。在“四個最嚴”監管之下,任何質量上的問題,動輒百萬的罰款是大多數中小企業承受不起的,所以如何在降低成本的情況下把好質量關,是企業必須面對的現實;最后是規模效益關。低成本的前提必須是規模效益或某個、某些高毛利單品種的組合。所以做好產品組合,找到高毛利品種至關重要。是引進獨家品種,還是與其他企業合作,組成生產企業聯盟,以規模降低生產成本,或以高毛利產品分攤一些成本,確保自身企業的市場競爭力,這些都需要企業家們盡早決策。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a片